CBA

民间借贷温州一地叹息

2019-08-14 18:29: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浙江温州、内蒙古鄂尔多斯、江苏泗洪县石集乡 全国各地频频爆出的高利贷链条断裂个案,把 民间借贷 推到风口浪尖,更让后金融危机时代的金融风险浮出水面。

温州民间借贷险象频发,已有至少20%的中小企业倒闭

这些天,赵明整夜无眠,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催债人快把他逼疯了。 年来陆续借的高利贷连本带利已经有两亿多元。

他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9月下旬,他从温州来到杭州的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咨询,以决定他 个企业的生死。

今年以来,在银根紧缩的中国内地,正上演一场全民放贷的疯狂潮流。中小企业遭遇了罕见的艰难岁月,高利贷所导致的企业崩盘此起彼伏,有关企业老总逃跑的消息更是接连不断。

这场由上市公司、国企、银行、担保公司、公务员、乃至普通民众集体狂欢的盛宴,正演变成一个令人战栗的危险游戏

16年如影相随

兴于民间借贷,毁于民间借贷。对赵明来说,一切都宛如黄粱一梦。

16年前, 0岁出头的赵明和妻子向亲友借贷150万元在浙江创办了一家制造业企业,当时的月息为2分,远高于同期银行利率。由于产品适销对路,企业起步很快。不到两年,赵还清了借款。

就在他的事业蒸蒸日上时,一个重大债务危机突然袭来。此前,他的公司曾为当地一家企业银行贷款提供担保。

记者了解到,在浙江省,中小民营企业苦于缺少资产可供抵押融资,大多由企业间相互担保融资。这种融资方式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被浙江省地方政府倡导,名曰 联贷联保 , 抱团取暖 。即一家企业向银行贷款时,至少有 家企业提供担保,如果企业是夫妻经营,则夫妻要相互担保,这样一笔贷款可能就有9个担保,而每个担保人又可能是多个企业的股东。这样的好处是多家企业抱团帮助一家企业,但副作用也明显,一旦其中一家企业出事被法院控制,则会殃及几十家企业,导致 多米诺骨牌 效应。

不幸的是,200 年,赵明担保的这家企业倒闭,他为此不得不背上 00余万元债务。赵先向亲戚朋友借款200万元,接着又以公司名义向银行贷款100余万元,才算化解了危机。

赵明尚未松口气,又一场危机降临。2004年,由于资金投入不足等原因导致产品质量出现问题,大批客户要求退货。次年,他的公司亏损100多万元。为扭转颓势,他继续向银行和民间的 二元 融资。除了向信用社贷款150万元外,他以个人名义向一家担保公司借了200万元,月息6分。

2007年,赵明所从事的行业走俏,他决定扩大生产规模,在当地新区新开两家企业。彼时,他的资产已近两个亿,被当地政府确认为成长型中小企业,银行给他贷款额度为1000万元。

但流动资金缺口仍大,赵明再次伸向民间借贷,陆续借了600万元,月息6分至8分。在外人看来,他的事业越做越大,其实,越做越大的,却是他的融资黑洞。

赵明仍然 拆东墙补西墙 ,债务为此翻倍增长。到今年9月,他已负债近 .5亿元,其中高利贷两亿多元。

全国风声鹤唳

在最近几年里,赵明的债主阵容越来越庞大,融资利率也不断走高。他并非不担心有一天资金链断裂,但他又心存侥幸,因为周围的人都这么干。

放出去100万,月息6分,一个月利息就是6万,一年下来就是72万。 赵的一个做企业的朋友兴奋地告诉他,这样来钱快。

温州民间借贷利率在今年5月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 至6分,有的高达1角,甚至高到1角5分,年化利率高达180%。

这样的暴利刺激着一切投资者的神经。在监管缺失的情况下,包括上市公司、银行、国有企业在内的大量资金也挤入民间借贷。

据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2011年7月21日发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大约89%的家庭、个人和59%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在这个中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方,民间借贷却是 温州模式 的一个重要元素。

上市公司通过委托贷款,国有企业利用贷款,变相流向民间借贷,助长了民间借贷的畸形发展。 浙江省人大代表、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8月 1日,有 5家上市公司委托贷款涉嫌高利贷,其中浙江有7家。九成以上是国有控股公司。该行为被指扰乱甚至架空国家货币与金融政策。

在浙江省一些城市,每个公务员可以向银行贷款50万元。众多的公务员利用贷款额度和手中的 闲钱 用来放高利贷。

这种示范效应是巨大的。赵明的妻子也曾劝他缩小企业规模或干脆关掉企业,也去放高利贷,但被赵拒绝了。赵明内心不屑这些不搞实业搞投机的人,何况十几年的创业,企业如同自己养大的孩子,岂能割舍?

令赵感到不解和痛恨的是那些不贷款给他们这些中小企业的银行,竟然与担保公司勾结,利用体制性漏洞挪用公款放贷。这已成公开秘密,因为不少高利贷资金的源头都是银行的低息贷款。

数据显示,9月前半月,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存款较8月末减少4200亿元左右,出现罕见天量负增长。

赵明依然艰难地做他的实业,但开始密切关注民间借贷的动向。进入2011年,令赵明心惊肉跳的消息不断传来。4月初,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鹤失踪。虽然公开的原因为黄鹤欠下巨额赌资出逃,但坊间传其为高利贷缠身。此后,相继有20起以上的企业老板 跑路 事件爆发。仅9月22日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9月27日,温州正得利鞋业老板因债务问题跳楼身亡。此时,浙江台州、义乌、衢州、宁波等地也接连发生老板 跑路 事件。

不仅如此,这场危机正在中国内地呈蔓延趋势。江苏泗洪县泗洪的 全民房贷 随着借贷大户失踪,高利贷市场随即崩盘, 全民房贷 变成 全民追债 ,以致发生血案。7月,厦门至少有4家担保公司面临被客户挤兑,总债务额可能涉及超百亿元。广州、深圳等珠三角地区也出现了多宗因资金链断裂导致的老板 跑路 事件。半数以上鄂尔多斯居民参与的民间借贷危机也一触即发。

信用之基 不堪一击

赵明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9月 0日是他还银行贷款5000万元的期限。一个月前,银行行长答应让他还贷后重新给他放贷,但几天前,行长客气地告诉他: 很抱歉,现在银根收紧已没有贷款额度了。

赵明傻了。本来他打算通过民间借贷,归还银行贷款后,再贷几千万元救急,现在银行贷不到款,还要归还5000万元贷款,那边高利贷逼得紧,他已承诺短期拆借,马上得归还,这可如何是好?资金链一旦断裂,意味着企业崩盘死亡。

这样的结果是赵无论如何想不到的。他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自己已经非常谨慎小心,借款人均是自己的亲人、同学和朋友、合作伙伴,包括妻子的朋友,不会乱来。但没想到这些亲戚朋友已经急红了眼。有人扬言,到时不还钱就封企业。

这种血缘、亲缘、商缘为基础的人情借贷长期以来是长三角、珠三角民间借贷的信用基石。当这种滚雪球方式成为利益链条时,一旦其中一环出现断裂, 信用之基 就变得不堪一击。

现在,赵明也搞不清楚,有多少人成为他的债权人。 保守估计也有几百人。 他痛苦地抱着头说, 他们还不十分清楚我现在的情况,如果知道,那太可怕了。

现在温州民间借贷危机已经爆发,已有至少20%的中小企业倒闭。 周德文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9月26日上午,周德文在办公室里接待了 批企业老总。 都是当地知名企业,要求我帮助融资,都处于生死一线了。

周德文称,如今的实体企业,利润率也许只有 %~5%,对于他们来说,别说8分、6分,甚至2分的月息都难以承受。但又不得不借,不借就可能马上倒闭,而借还存在转机的可能。短期借高利贷还可以,但长期对于企业而言必然是致命的。

求助于民间借贷,能及时获得续贷的企业或许会借此解决燃眉之急,并赢来转机,但对于另一部分遭遇银行削减融资额的企业而言,借助民间借贷融资则无异于饮鸩止渴。 周德文表示。

这一次是真的撑不下去了,这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同。 一个月内赵明瘦了十多斤, 这次不会上下同心,共渡难关,没人救我们。

受高利贷逼迫,浙江商人 跑路 消息接连不断。但赵明耻于这种念头, 逃走,信誉和人格都没有了。我不会这么做,哪怕是做牢吃官司。 赵明暗淡的眸子里闪现出坚定的目光。

9月下旬,抱着一线生机的赵明来到杭州的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希望对方能指点迷津。

接待他的知名律师告诉他两条出路,一是收集证据,将利息超过国家基准利率4倍的高利贷剥离,采取诉讼的方式解决,以减轻负债;二是破产重组。

听了律师的建议,赵明一脸苦涩,不知是喜是忧。

(应受访者要求,赵明为化名)

无痛人流大约花多少钱?不同的医院价格差别在哪里?做完后需要怎么护理?
孕前检查最佳时间
乳腺囊肿能自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