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70多李白后人對簿公堂爭奪祖傳房產

2019-11-08 21:43: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70多“李白后人”对簿公堂 争夺祖传房产

后人上法庭定份额

李氏家族的先祖叫李均泰,一百多年前从安徽来到南京,经过一番努力经营,成为 下关首富 并于清同治三年在下关置下一片房产如今,这处位于现在热河路103巷的百年老宅,面临拆迁围绕拆迁补偿款分配问题,李均泰的后人先后召开过七八次全家族的会议,均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内部协商不成后,这个大家族不得不走上法庭,来求一个公正的裁决但是谁来当原告呢最后,由最有争议的第五房李云生的一个后人谈某担当了这个角色,因为李家人认为谈某的母亲并非嫡出,而是养女

起先,谈某告的是二十多名家族成员,下关法院受理此案后,审查了该家族的谱系,发现由李均泰繁衍出来的后人多达一百三十余人,除去已去世的,按照法律规定享有继承权的还有五十多人于是,这五十多人也被一起追加为被告,使得被告总数达七十多人今年1月21日,下关法院专门召集家族成员开了协调会,就家族成员的姓名和身份进行了确认南京籍着名演员陶泽如也出现在继承人名单上陶泽如是长房李云鑫的孙女李奋英的儿子,是李均泰的第五代后人这次协调会后,下关法院法官又奔赴江西、湖北、河南等地,找到了上次没有发现的部分五房的后人

庭审争吵激烈

提出两种分配方案

昨天的庭审因涉及到了份额分配的实质性问题,因此气氛也比上次协调会时紧张许多72名有继承权的李家后代从山东、湖北、海南、江苏张家港等地赶到南京,扯出了很多家族中的恩恩怨怨,最终都归到了房产份额问题上李氏后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分配方案,但归结起来,主流的方案有两种一种是分成75份,就是按照该房在1958年社会主义改造时所住的有据可查的75人,平均分配因为社会主义改造是一个运动,其造成的事实在法律效力的认定上存在大量不确定性和争议性,所以这一方案基本被否决

另一种意见是,实行 5+1 的分法,也就是按照 五房 + 长房长孙 的分法,各占六分之一所谓 五房 ,就是把这些当事人按照血缘关系,分别归到李均泰五个儿子的谱系中,各家派代表领一份,回去以后在各房内部自行重新分配而之所以要把长房长孙单列出来,是因为其对家族贡献较大,长房长孙在拿到了自己所有的六分之一之后,还要再次参与整个长房内部六分之一份额的分配

有人争的是份额

有人要争口气

目前,当事人比较倾向于 5+1 的分配模式但是,在这一模式之下,仍然有两个主要矛盾一是对于 长房长孙 的概念争执不下有人认为 长房长孙 就是指李均泰的大孙子,而有人认为, 长房 指的是李均泰的大儿子李云鑫, 长孙 就是李云鑫的大孙子也就是李均泰的大重孙子对这一概念理解的不同,将极大影响拆迁费的分配另一个矛盾是五房,即本案的原告谈某所属的那一房对于五房所占的六分之一份额,谈某没有意见,但谈某认为,在这六分之一的份额中,自己应该占其中的90%,剩下的10%,再拿到这一房的其他成员之间去分配

谈某的想法遭到家族成员的激烈反对,很多家族成员认为,不管谈某是否嫡出,其继承权是肯定有的,他们也没有不让他继承,但谈某要求90%的继承权太过分了,他不应该享有这么大的份额谈某为此和家族成员吵了起来,双方甚至谈到了是否知道 五老太葬在什么地方 这样的问题发现,无论是长房长孙的概念之争,还是谈某在五房成员中应占的份额,其实都不影响二房、三房、四房应得的份额,但这几房中的一些人也参与到了争执之中,其中一些家族成员说,这时候他们争的就不是财产了,而是争的一口气,为的是公平 只要公平,我们一平米分不到也没有怨言,如果不公平,少半个平米我们都不答应

生物谷药业
快速心律失常严重吗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