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风范烈 第五十八章 恢复

2019-12-04 12:30: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范烈 第五十八章 恢复

应横天着了看横天会他这几个手下,只是説了一句:“只要你们跟着我,我就会让你们长生。你们先去吧,我有些事情需要仔细的想一想,这个世界需要改变一下了。”

听到帮主这样説,佐藤几个就向应横天告别。

看着近利为门那哭丧着的面容,高桥三人心中暗笑,知道他又有麻烦了。

应横天恢复了忘记之后,已经不把他自己这个华夏国开国元勋后代的身份放在眼中了。他本是仙界的天地法则,如今既然知道了自己为何而来,他的心中只有怎样对付风范烈这个念头了。

应横天记忆中有无数个仙界的法术手段,但他都不能拿来用。

界面有界面的法则,转世之身,可以恢复自己前世的记忆,但一些法术和修真手段是不能马上就拿来用的。

除非,除非他做一件事情。

在自己的房间中,应横天想了一会儿,脸上露出冷酷的神色。他用右手拿起桌子上放的一把刀,猛然插入自己的左胸内,然后又抽了出来。

顿时鲜血喷出。

强忍着剧痛,应横天把刀扔下,用手把他的心脏从自己身体中掏了出来。

这是一种自残招唤术,应横天把他的心脏掏了出来后,就握烂了它。

血从他的上身一直往下流,他的脚下已然是鲜血满地!

他的衣服被这种剧痛带出的汗水弄湿了。

为了能将他的生死之敌风范烈一举成杀,他用自残招唤术从别的世界用他的心脏招唤来了三种法术。

随着他的口中的一些奇怪语调,三道青色的光芒穿过虚空,进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应横天用这血腥残忍的法子,强行把三种法术从其他的世界中召唤过来。

这三种法术一个是火焰暴烈,一个是寒风索魂,一个是命运逆转。

火焰暴烈是一种大面积的火系法术,这种法术施展开来,可以在一百平米的范围内燃烧起青色的火焰,火焰足有千度,可维持十息的时间,在这十息内,足以把这一百平米内所有的生灵杀死。

第二个法术是寒风索魂,这是一个水系的法术,寒风索魂施展出来,可让五十米的范围内瞬间变成零下七十度的冰冻体。

第三个法术是时间逆转,这个法术可以把时间往前提,到达十天之内的任何一个时间段。

九州岛祖母峰上的风范烈一整夜都在打坐吐纳之中。

归化尊者的话,让风范烈似是想到了很多的东西,但似乎又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风范烈心中隐隐感觉有一种巨大的危机正向他而来

一元复始口诀是天台山的基础修真功法,风范烈修练了一个晚上,又吸收了不少祖母峰上的天地灵气。

归化尊者在凌晨时分,又苏醒了过来。归化尊者不是转世,他是随着风范烈而来的。

他的这次苏醒,让他感觉到了应横天的存在。

应横天是仙界的天地法则,归化尊者第一次苏醒之时散发出来的那一丝仙界气息,被应横天吸收,应横天知道了他是谁。归化尊者的这一次苏醒,也感觉到了应横天的存在。

归化尊者化身成一个迷你的金色xiǎo龟,出现在了风范烈的面前。而风范烈左手手腕上的那个龟甲图形则不见了。

似是凭空出现的金色xiǎo龟对风范烈説道:“不好了,仙界的那个家伙也在这个世界!”

看着自己面前突然出现的这一个金色xiǎo龟,听着归化尊者的这话,风范烈猛然想起了他是谁。

“雪儿,仙界的天地法则,归化尊者…………。”

风范烈自语之后,问归化尊者:

“雪儿是你的xiǎo主人吗?”

金色的xiǎo龟在地面上走动了几下,然后对风范烈説道:“我感觉你的身上有xiǎo主人的气息,我没有见过你所説的雪儿,见到了,我就知道他到底是不是xiǎo主人。范烈,你要xiǎo心,仙界的那个家伙也在这个世界之上。”

风范烈问归化道:“你怎么变成了这种样子?”

金色的xiǎo龟摇着他的xiǎo脑袋説:“我不是转世而来,我的一身法术是仙界的仙术,如果想要恢复,必需要吃一些修真者的法器。没有吞吃法器之前,我现在只有千斤的力量,其他的手段是使用不出来的。应横天是仙界的天地法则,他可能会用一些特别的手段恢复一些法术,我们也要想些办法才行。”

风范烈急忙问道:“有什么方法可想?”

金色xiǎo龟抬起头对风范烈説道:“范烈,你右手的那个帝王印是一件仙界的如意法定,你现在就让他脱离你的身体,让他认你为主,有帝王印在,应横天就算有了仙界的法术之力,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风范烈看着自己的右手手腕处的帝王印记问归化:“怎样才能让他脱离我的身体?”

金色xiǎo龟説道:“你修练了修真功法,你的身体中已经存入了天地灵气,你把身体中的天地灵气导引到帝王印所在的位置,他就可以从你的手腕处脱离了。”

风范烈知道金色xiǎo龟所説的灵气就是自己打坐吐纳之时引入丹田的那股发热的力量。

风范烈慢慢把自己丹田内的灵气顺着经脉导引到自己的右手手腕处。

丹田的灵气被风范烈导引到他右手手腕处后,他感觉那个四方印记所在的地方很痒,这种发痒的感觉越来越厉害,约有十几息的时间,一个模糊的四方影子从他的手腕处飞了出来,悬停在范烈面前。

金色xiǎo龟连声説道:“快咬破手指,把你的鲜血滴在它上面就行了。“

苍山满把高桥一人留了下来,他要对高桥説一下自己的决定。听了苍山满这位黑龙会的社长关于对扶桑军部和政府以皇室的处理决定。高桥只是轻轻的説了一句:“社长,现在这样做是不是快了些。”

苍山满将手一挥:“时候到了,扶桑和华夏国应该合在一起了,风范烈就是我们的最大助力。”

高桥岭有些不明白:“范烈君能帮我们吗?”

苍山满説道:“高桥,范烈是一个王者之像,他是一个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人。他的手上有帝王印让,帝王印记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范烈是一个拥有着不可思议力量的人,他的力量只要觉醒,轻易的就可搅乱这个世界,你想想,我把一元复始口教给他,他的身体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出现了金光——这正是他不同于平常人的地方?”

高桥岭不明白黑龙会社长在説什么:“社长,什么是帝王印记?你説范烈君他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他怎么会有这种力量?”

苍山满给他这个黑龙会的智囊解释説道:“我在源幸野的父亲那里知道他们家所以能成为扶桑的战神家族,就是因为他们祖先得到了一把神剑,这把剑不是地球上的,而是从一个叫做帝王星的世界穿越而来,这把神剑叫做天尺剑,它的剑灵在消散之前説出了它来自帝王星。”

“剑灵是什么?”

苍山满看着高桥,摇着头説道:“我从一本古书中也知道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我以后才给你説,你只要知道,如今我和风范烈成了朋友,而我这个朋友的力量足以帮我,我并不那么贪心,我只想借助他的力量把扶桑和华夏两个国家合并成一个国家。”

高桥心中暗笑:社长啊社长,你把扶桑和华夏都取到自己手中,还自称不贪心,那贪心起来又想怎样做。

高桥又问了一句:“社长,你怎么能确定范烈君能帮助我们呢?”

苍山满説道:“我只让他帮我牵制一些人,这就是他对我们最大的帮助。帮我这个传授了他一元复始口诀的朋友做些牵制,他会同意的。”

“我知道了,我会给山口他们四人説社长你明天就要开始行动了。”

听了高桥説的话,苍山满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

山口剑几人听了高桥从社长那里带来的消息,都兴奋起来。他们这些年,一直等着社长把扶桑和华夏合并成一个国家——明天就要开始了。

源幸野一人住在黑龙会总部的一个房间,不知为什么,他的心情有些乱,他把今天的事情理了一遍,没有发现让他心乱的原因。

源幸野呆呆的站了一会儿,看着窗外的夜空繁星,心中暗自揣摩道:“我的心怎么这样乱,难道有什么不测的事情要发生了?”

他忽然想起明天正是黑龙会招军部和政府皇室三家前来説事的时间,他心中吓了一跳:“难道苍山满他要做出什么大动作不成?”

……………………………………………………

楞楞的想了好久,直到天色发亮。源幸野来到了风范烈所在的房间外。

听到了敲门声,风范烈问道:“是谁?”

“范烈大人,我有些事情想对你説。”

打开房门,风范烈看着一脸疲惫的源幸野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了,昨晚没有休息好吗?”

源幸野看到了风范烈肩膀上的金色xiǎo龟,不由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风范烈把自己的手伸开,只见他的手中有个四方的黑色物体。

看着风范烈手中的这个四方物体,源幸野张口结舌:“帝,帝王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