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东北】白狐(小说)

2019-09-13 03:24: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日暮黄昏,西下的夕阳被一朵朵儿彩云拥簇着,气氛是那样的热烈融洽。如果你用心了,就一定会听到她们欢快的脚步声和热情洋溢的道别和祝福。
“夕阳要回家了。”芳菲喃喃自语。
跟在她身后的男朋友楠林赶紧接着话茬说:“菲儿,跟我去南方吧。”楠林的老家在南方。
芳菲不吱声。也许她还在踌躇和徘徊着,四年的大学生活给她留下太深的记忆,四年和楠林的恋爱也让她铭记于心。爱,是不能忘记的!可那个时间怎么就没有想到过毕业以后呢?怎么就没有想到过父亲一个人需要自己呢?怎么就没有想到过父亲倾注毕生心血经营的狐场以及对狐的研究呢?
芳菲往前走着。挡在眼前的是一条小河。河水缓缓地流淌着,发出欢快的私语。她不知道她们是不是也在为自己何去何从的问题讨论不休?毕业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越过小河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呢,还是应该固守在小河这边?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真得很难下这个决心。
只听见“咚”的一声响,是楠林把一块石头抛在了河水的中央,顿时溅起朵朵水花。芳菲的心不由地咯噔了一下,她知道,那是楠林对她优柔寡断的一种不满和抗议。芳菲回过头来,望着楠林一脸的企盼和渴望。她还是不能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楠,再给我一段考虑的时间,可以吗?”看到楠林仍旧绷着脸不说话,芳菲上前去拉着楠林的胳膊,边摇边撒娇地说:“求你了,再给我一段时间好不好嘛,我会给你一个明确答复的。”
楠林不说话,因为这个等待的时间太长,让他烦燥不安,不知所措。看楠林还是不答应,芳菲失望地松开了手:
“无论如何,我忘不了你对我的爱!也放不下我对你的爱!”芳菲说完这话,原本还有话要说的,可她没有说。她知道楠林不会答应跟她去豫西的,楠林家姊妹二人,一个姐姐出嫁了,家里的父母需要他留在他们的身边。
他们在河边坐下了。
一阵晚风儿吹来了一丝凉意。看着楠林的袖儿还挽在胳肘上边,芳菲欲伸手把他的衣袖放下去。楠林却推开了她的手。芳菲有些无奈。
夜色的帷幕已遮住夕阳那好看的脸庞,朵朵云彩也悄悄散去了,河水悄悄的私语还在不继地响起......
面对夕阳落山的地方,芳菲和楠林仍旧那样呆呆地傻坐着,

二、

逐渐深沉的夜色让躺在床上的芳菲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之中。
从上世纪80年代,父亲就在那坐叫狐峪的山沟里建起了自己的狐场。父亲建狐场不为发家致富,就因为喜欢狐,爱狐。这种喜欢和爱缘于祖父那些关于狐仙的故事传说,听着那些故事的同时,父亲又拜读了蒲松龄的《聊斋》,使他对狐产生了一种浓厚的兴趣和情愫。在大集体时期,国家还没有开放的政策。父亲就去山里捕捉野狐,然后把它们养起来,想在养狐的过程中去观察狐,体验狐。更甚者,他还有遇见狐仙的那种渴望。他向往着在自己的生活里应该有一个漂亮贤惠、聪明能干且智慧多谋的狐仙媳妇呢。捕狐、养狐的最后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他不知道狐为什么会那样拒绝人们的饲养?
父亲最终也没有找到他的狐仙媳妇,就到了成婚的年龄,通过媒人介绍和村里的一个女子成了家。好事接踵而来,因为政策许可,父亲贷款办起了自己的狐场,从外地引进了600只品种狐。由于缺乏饲养经验,第二年便发生了疫情,几十万元的投资就这样打了水漂。
沉重的债务成了压在父亲肩头上的一副重担,但父亲依旧要养狐,这让母亲一万个不能理解。在相劝无效的结果下,母亲和父亲离了婚,抛下了不足两岁的女儿芳菲无影无踪。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女人出现在父亲的生活里,父亲拉扯着女儿芳菲相依为命,艰难地生活着。唯独不能改变的是他仍旧养狐。没有人贷款给父亲,他只能变买家具筹措少量资金进行小规模的饲养。
在父亲以后的生命里,除了女儿芳菲,就是狐。经过10多年摸爬滚打,随着芳菲的长大成人,父亲的狐场逐渐扩大,形成了一定的规模,每年出售狐皮也有了一定的积蓄。看着父亲养狐,临近也有人学着父亲的样儿去养,从父亲的狐场买回种狐去饲养繁殖,却都因为经验不足或者难以管理而放弃了。只有父亲坚持着他的狐场。父亲听说东北哈尔滨从国外引进了一批纯种白狐,毛色纯,亮度高,其皮毛是目前国际上少有紧俏货,他专程去了一趟哈尔滨,学习了白狐的饲养经验、生活习性以后,就引进了一组进行饲养繁殖。
父亲的茹苦含辛取得了应有的回报,白狐的数量越来越多,所得到的回报也越来越丰厚。受父亲的耳薰目染,芳菲也对白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喜欢上了白狐。
伴随着父亲的事业渐有起色,便不断有女人追随而来,父亲却一一拒绝。父亲不想让女儿芳菲的灵魂深处受到一丁点儿伤害的同时,他还在寻觅着理想中的狐仙媳妇。只有白狐婢女,才会真心和自己过日子;只有狐仙媳妇,才会善待自己的女儿芳菲。也许是父亲的真情感动了上苍,也许是父亲和白狐真得有缘,在一个黄昏,从山间打柴归来的途中父亲终于遇到了一只野生白狐。父亲始终也也弄不明白,那只野生白狐为什么会自愿地投入到父亲的怀抱中来,让父亲把她带回了家呢?父亲为野生白狐修建了豪华的别墅,对野生白狐进行特殊的生活优待。虽然后来父亲才发现野生白狐是雄性的,但他也没有嫌弃过他,对狐已有深入研究的父亲深知,只要能让这只来自大自然的野生白狐与引进的白狐杂交配育,就能一定产生出一种适合豫西生存环境饲养的新型狐种来。
让父亲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无论怎样,这只野生白狐都不会和那些引起来的白狐发生关系。尽管父亲已对这些白狐的发情期掌握的极为准确。读高中的芳菲每次从学校回来,也和父亲一样前来观看野生白狐。而野生白狐看见了芳菲也就兴高采烈,兴奋异常。她给野生白狐喂食;帮野生白狐饮水;为野生白狐唱歌;与野生白狐说话......野生白狐每每都默契地配合着她,这就让芳菲对野生白狐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那年芳菲高中毕业,她依照父亲的心愿报考了生物学专业。她承认,自己和父亲一样喜欢上了白狐的饲养和研究。父亲骨子里的基因是那个所谓的白狐女人,而自己呢?芳菲说不清......
一阵手机铃声把芳菲从睡梦中惊醒,是父亲打来了。父亲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问她什么时间回来,准备坐几点的火车,他会去车站接她。
从父亲的口气中芳菲听出了一种急切的期待的企盼。从这一刻起,芳菲下定了回家的决心,不管楠林愿意不愿意和她一道留在豫西她都要回到狐峪山回到父亲的狐场,她有点思念那只野生白狐了。

三、

自从芳菲回来后,父亲自感身上的担子轻了许多。许多过去自己从未解决的难题,弄不明白的道理到了女儿这是就迎刃而解。父亲就骄傲,女儿这几年的大学没有白读。如果将来把自己这一生的心血交给女儿,他放心。这也难怪,芳菲对生物学的研究,说确切一点就是对白狐的研究远比父亲要深入的多。父亲凭着记笔记和实践摸索,而芳菲在掌握了大量的理论知识的同时,对白狐的生理习性,生活习惯,体内各种激素的分泌以及她们大脑皮功能中枢神经的思维都掌握维细入微。从学习工具上,芳菲用的是电脑,还可以上网查寻相关的一些疑难问题。
除了对狐的科学饲养系统管理以外,芳菲仍旧把科研的重点放在野生白狐的生理学研究探讨上,一个困惑着父亲的问题同样困惑着芳菲,她就搞不明白,这只从野外来的雄性白狐为什么拒绝与其它雌性白狐的交配?
长时间的分离,并没有阻断野生白狐对芳菲的情感。当芳菲从学校回来第一次见到野生白狐时,野生白狐就表现出了那种超常的兴奋和欣喜若狂。狐笼中的野生白狐跳跃着欢呼着,眼眸中分明流露的那种从未有过的激动和开心。看着这一切,芳菲有些感动,她在心里问道:白狐啊白狐,你为什么就不肯屈尊就架,为什么就不能为咱们的事业尽点义务呢?从那天起,照顾野生白狐的起居饮食成了芳菲的专利,她不允许其它任何人去过问野生白狐的事情。而野生白狐也配合和相当默契,对外人的光临他高傲地抬着头不理不睬,就连别人弄来了好吃的,他也是视而不见。在芳菲的特殊照料下,野生白狐身强体壮,精神饱满,皮毛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光泽,眼眸闪动着不曾出现的亢奋。
看到女儿对狐的研究如此精心深入,父亲就觉得特别欣慰,唯一让父亲放心不下的是女儿至今还没有个称心如意的男朋友。他不止一次地跟女儿说,让村南头的王婶给你介绍一个?芳菲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就那么对父亲笑笑,然后说不急。芳菲在学校谈的那个楠林父亲并不是十分知情,眼下女儿的回答更让父亲琢磨不透,女儿心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过不了多久,父亲还是会忍耐不住地再次去跟女儿商量着她的终身大事。说的次数多了,就不免勾起了芳菲对楠林的思念。她就不明白,现在的通讯这样发达,楠林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一个信息呢?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也好。手机里保存着楠林的电话号码,电脑的QQ上保留着楠林我头像图标,却从未见他上过线。临别之时的不愉快,也许真得让楠林生气了?她又不想把电话给他打过去......
已经是深夜了,芳菲还是没有睡意,望着电脑QQ的图标,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等楠林的头像闪亮?这个时候,右下角消息框就闪动了,鼠标随着轻轻地一点,就出现了一个网名叫小白的求友信息。从来不随意加好友芳菲不知为什么就点了同意,就点了会话。很快,对方就打出了你好的问语。芳菲很快就回了个你好过去。你就是狐峪狐场的芳菲吧?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是老朋友了。老朋友?芳菲纳闷了:你到底是谁?和你一样,我也喜欢对狐的研究。是......是吗?芳菲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语无伦次了。当然。对方答道,随后又岔开话题,时候不早了,早点歇息吧,身体可是工作的本钱。没等芳菲说什么,对方又打出了晚安的字样,随即就下线了。
这一夜,芳菲就没有睡好觉,她一直在想着那个小白到底是谁?如果真得是同行,她倒想请教他好多问题呢?特别是关于白狐的问题。可他怎么就下线了呢?

四、

从那以后,小白常常会在夜深人静之时上线QQ,出现在芳菲的电脑的荧屏上和她聊一些关于狐的知识,当然,除此之外他们也谈人生,谈爱情,谈到尽兴处,小白就会向芳菲发出爱的攻势。
芳菲,我爱你!爱你很久很久了。
小白的这话让芳菲感觉脸面发烫,心跳加快。她镇定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问道,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得到呢?我们交往才几天啊,怎么就说很久很久了呢?还有,我们还从未见过面的,现在谈爱情是不是有点草率了点?
草率吗?我倒不觉得。芳菲,我对你是真心的,是认真的。小白那儿的话说得如此诚恳,让芳菲更加感动,但她还是矜持地回话道,有机会见了面再说吧。
芳菲,我......
没有等小白那边把话说完,芳菲就匆忙地下线了。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激荡的情绪会说出一些不尊重的话来。
这一夜,芳菲的梦里不时地会出现想像中的小白,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他伟岸挺拔谈吐儒雅;他才华横溢博学识广......
芳菲并没有因小白的出现冷落她的野生白狐。因为小白,让她的精神情绪出现了一种少有的激荡和亢奋。她哼着《想你天就蓝》来到野生白狐的饲养笼前,野生白狐昂着头迎接她。让芳菲搞不明白的是野生白狐在看她的眼神里总有着一种含情脉脉?他成精了!芳菲这样想着的同时,就想到了父亲,就想到了父亲钟爱的狐仙。如果这只野生白狐是只雌性的那该多好,她一定会成为父亲的狐仙媳妇......
还是深夜,小白又开始在网上和芳菲对话。多日的网聊已经让他们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们互相询问着吃饭、工作、学习,甚至还会谈到他们彼此所做的梦境。芳菲承认,从感情上,她已经把小白当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她有心邀请小白到他们的狐场来,可到了嘴边的话就是说不出口。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是顾虑着那个再也没有联系过的楠林?如果楠林来了......芳菲不明白自己的心里怎么总是放心不下楠林呢?这该死的爱情!
小白那边却丝毫不明白芳菲的心,只管一味地向芳菲表达着自己的执着的爱情,不管芳菲同意不同意,小白说过两天就会到他们的狐场来,来向她求爱。芳菲没有给小白一个明确的答复,说是让他来,还是不让他来。在芳菲的心里,小白来了也好,是骡子是马总要拉出来遛遛,到那时就知道小白的庐山真面目了,接受不接受还不是自己的事?
芳菲跟父亲说这两天有一位同道上的朋友要来咱们狐场。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父亲不敢瞎猜想,就问女儿说,是男的还是女的?芳菲说,见了面您就知道了。这话说的,不是等于没说吗?单看女儿的表情,父亲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空瓦蓝瓦蓝。河水欢笑,鸟儿歌唱,山花斗芳争艳。一辆白色的小轿车驶进了那座叫狐峪山沟,停在了芳菲他们狐场的门口。父亲和芳菲迎了出来,但见从轿车里下来的一位西装革履的小伙子,白色的衬衫上打着一根红色的领带,白皙的脸庞,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儿,走起路来昂首挺胸,无不体现出一种绅士风度。

共 745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白狐】芳菲的父亲养狐,对狐也是情有独钟,于是芳菲也爱上了狐场,与狐儿们为伴。然而,大学的男友却气愤于她的选择,离她而去。芳菲却于父亲的狐场里干得有声有色,与那只野生白狐成为了好朋友。然而,那个QQ上的小白却给了她无数的关怀与爱恋,在她将要答应接受小白的感情的时候,男友楠林又回到了她的身边,想挽回他们之间的那份感情。而与此同时,芳菲在放生野生白狐的时候,小白也淡离了她的生活,从此再无音信。小说以传奇式的手法为我们描述了一个狐与人类情感的故事,读来有几分传奇色彩,同时更增加了故事的耐读性。其实,正如文中所说,狐狸与人一样有着自己的情感,无需强加,一切顺其自然最好。拜读学习了,争游老师的小说总是给人无限的回味与深思。欣赏问好!倾情推荐!【东北风情编辑:彧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9 0 】
1 楼 文友: 201 -09-29 10: 5: 7 问好争游老师!祝国庆节快乐!文安意顺!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9-29 15:4 :08 感谢彧儿老师编辑评点!祝国庆节长假愉快!
2 楼 文友: 201 -10-01 07:07:48 恭贺争游老师小说获得精品!祝秋日安康!国庆节愉快!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0-02 22:20:28 感谢东北!情系东北!和东北风情,和彧儿老师同喜同乐!
 楼 文友: 201 -10-12 15: 7: 6 好的小说能冶人,能教人,能谕人,能治人,这就是文学的力量,这就的艺术的光芒。作者写了一个好小说,顶一个!
回复  楼 文友: 201 -10-17 08:14:46 感谢铁禾老师鼓励!顺祝创丰!女性轻微尿失禁怎么办
孩子咽喉肿痛
吃什么可以缓解拉肚子
便利妥护理垫价格贵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