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御兽灵仙 第424章:衣服脱了

2019-12-04 01:35: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御兽灵仙 第424章:衣服脱了

洛云城过着赛神仙的生活,美色、真气双丰收,修为如同做了火箭一般,蹭蹭蹭往上直飚。

而他那位原本与他势均力敌的师弟秦寻,就过着截然相反的日子了。

美色,有,但是看得着吃不着,就算吃的着他也不舍得吃。林忘忧的美貌并不亚于歆愔,尤其是随着年岁增加,林忘忧也逐渐从刚入门的小荷包蛋青涩少女,逐渐长成,虽然还未到歆愔那种成熟韵味,但也是半开的花骨朵儿了。只可惜,林忘忧这次太夸张了,躺了三天都没醒。

真气,也有~~!但一口气吃下这么多真气,真的不会把人玩坏吗?

秦寻真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此刻的震撼和无奈了。

那日林忘忧晕倒之后,已是夜晚,秦寻就忐忑地守了她一夜,看着林忘忧躺在冰凉的草地上,秦寻就抱起她的身子,用真气拖着她,还让她的头能枕在自己的腿上。支撑了一会儿,秦寻突然觉得这样不好,似乎有趁机非礼的嫌疑,就又把她放在地上,这次倒是垫了他的外衣。

之后秦寻又扎了帐篷把人放进去,自己守在外面。

可是看不到林忘忧,他又不放心,就自己也进去。

总之,这一夜,秦寻把林忘忧调整了n个姿势,总目标就是让她就算昏迷也能睡好。

不知不觉,一夜的时间竟然飞快地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林忘忧依然未醒。

说起来陆红真是好运气。

才不小心撞破歆愔和洛云城的奸情,急匆匆御剑回仙植坊,在路过玄冥谷的时候,本想落下来休息一下。好死不死,正好落在了秦寻面前。

看到秦寻,还有秦寻怀抱着的林忘忧。陆红自然而然地想歪了,以为他俩跟洛云城、歆愔是一样的。只是一对在城里,一对在野外罢了。

秦寻的修为、林忘忧的手段都不是她能应付,陆红只想赶紧溜走。

“站住。!”秦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陆红有一种想一头撞死的感觉,怎么就这么倒霉。为了活命。陆红忙不迭地开口:“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不小心路过。再见。”

“站住。”

秦寻的声音依然很简单。但是陆红却不得不听,因为秦寻说话的同时,陆红悲催地发现她动不了了,只能原地等着厄运的到来。现在陆红只能祈祷那个魔鬼一般的林忘忧别醒来。秦寻毕竟是正道男修,正常情况不会对她下手折磨。就算是灭口,也会干脆利落,省了许多羞辱。

或许苍天听到了陆红的祈祷,林忘忧真的没醒。秦寻也没走过来。只是对她说了一声:“衣服,脱了。”

陆红气的浑身发抖,你虽然长得帅。可我也不是任你欺辱的人。

“引灵空间里的衣服也全拿出来。”秦寻补了一句。

咦?有什么地方不对?

陆红虽然有疑惑,还是照着秦寻说的话做了。除了外衣没脱,引灵空间里的衣物都掏了出来,交给秦寻。

“外衣。”可是秦寻的目光,明显盯着她身上那件白羽外衣。

陆红看着秦寻往林忘忧身下铺衣服的细心动作,似乎也知道自己误会了,心一横,补了一句:“就一件?”

“嗯。”

终于放心了。陆红深深地想吐槽,这位帅哥,你说话能说清楚吗?不要那么吓人好不好?人家差点就为了清白自绝经脉了你知道吗?这是多大的误会!

陆红把她那件心爱的白羽仙袍脱下来,解脱一般地递给秦寻。

秦寻接过来,又皱眉了,这件衣服结构有点复杂,要怎么给忘忧穿上?

于是,秦寻就笨拙地折腾着给林忘忧套外衣,足足折腾了一炷香时间,才把这么件看上去很厚实,实际上能随季节调节温度的白羽仙袍给林忘忧穿好。实在是这么一件外套属于灵衣,不但要穿对,还要催动衣服内的阵法,灵石也要摆对位置才能发挥作用。

等秦寻折腾完,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抬头,哦,想起来了,这里还杵着一个人。

“你怎么还不走?”

陆红想哭,你把自己定住,然后离开试试?太欺负人了,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人家的白羽仙袍可是高级货,你说抢就抢!而且是糟蹋行情的做法,林忘忧身上穿着的本身就是一件灵衣,根本就会自动调节冷暖,虽然看着轻薄,绝对不会冷。

为了她,你就这么抢我的东西。你可知道这件灵衣的价值?为了她,人家连尊严都卖给了歆愔!若不是当初收了歆愔这件礼物,她陆红在仙植坊也算是年轻弟子中的翘楚,自有自己的骄傲,也不用来这里给人当枪使。

难道这就是天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迟早是要失去的。如此,也好。

秦寻当然不知道陆红的想法,只当她舍不得那件衣服,听林忘忧和萧琦两人经常交流,似乎女修对衣服、首饰也挺看重的,尤其是用珍惜材料做的灵衣,这件衣服秦寻一眼就看中了,觉得忘忧穿着一定很舒服不会冷了。

所以,秦寻道现在都还没弄清楚,眼前这个戴了张面纱遮脸的女子,其实就是昨天才被他和林忘忧欺负了的陆红。

秦寻也觉得抢了人东西不好意思,所以拿了一瓶伤药递给陆红:“跟你换。”

“怎么还不走?”㊣百度搜索:㊣\\~笔*//㊣

陆红深吸一口气,果然是把我忘了!

“请先帮我解了禁制。”陆红压下心头所有的郁闷,说了一句之后,才得了自由,转身匆匆飞走。

直到飞出了玄冥谷,确认秦寻没有追来,陆红才找了个地方停下休息,顺便看看这瓶伤药。

“竟然是天品?!”陆红有点呆愣了,对方显然是给她治脸的。

可是打脸的是他们,给药的也是他们,是该感谢呢,还是该怨恨,还是要清高?

陆红怎么做,秦寻是不知道,准确地说,人都走了,秦寻都不知道他打劫的白衣服路人,其实就是陆红。

秦寻看林忘忧始终不醒,实在是心中煎熬,只能狠狠心

,故技重施地从丹田内逼出一颗元婴来。

四川郫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海城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贵阳最专业治疗癫痫医院
兰州治癫痫的最好医院
云南哪个医院治妇科疾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