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误弃早产儿别仅归咎于医患失信

2019-10-08 18:46: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误弃早产儿”别仅归咎于“医患失信”

  □武洁  “误弃早产儿”事情,引发了公众关于医疗机构与医护人员的鞭挞,“白衣天使”由于这一事情而再度被争光,看来也在所难免。不过,面对如此离谱的医疗事故,公众的心情其实不难了解。但假设“误弃早产儿”依然和每次的医疗事故一样,仅仅是更多停留于对“医德”的质疑乃至发泄上,其实依然是搞错了方向,也难免因而而迷失本该瞄准的目的。  “误弃早产儿”终究有没有“医德败坏”的要素,当然不能马马虎虎的承认,但关于“误弃早产儿”事情,确实有比“医德”更需追问的中央。这其实并非为当事医护人员的“医德”开脱,而恰恰为了愈加深化的获知真相,从而防止相似的悲剧再度演出。  事实上,有道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既然医护人员也是人,确实也难免会有犯错的时分。既然如此,真要理性对待医疗事故的话,其实并不能由于发作了医疗事故便对医护人员作有罪推定。不只如此,医疗事故的发作,很多时分一定全能和“医德”二字扯上关系,更多的时分其实和医护人员的技艺、义务心乃至医疗机构的管理程度息息相关。  在这方面,即使是医疗程度相对兴旺,医德瑕疵也并不大的地域,也同样并不能百分百的躲避严重医疗事故风险。例如,台湾2家医院最近发作了误植艾滋病人器官的事故,而加拿大渥太华一家医疗机构更是因感染控制方面的失误,致使约6800名曾在该机构就诊的患者存在感染肝炎或艾滋病病毒的风险。而在这些地域,发作了医疗事故,最先被追查的常常不是当事医护人员的“医德”,也绝非赔款的额度,而是事实的真相,以及义务的认定。  关于“误弃早产儿”事情,其实也无妨以这样的态度来加以审视。当事孕妇早产,将来得及转入产房,在病房紧急孕出胎儿,这一连串的突发状况,关于相关医院的医护人员来说,显然是个并不寻常的案例,仓促之间也确实难免措手不及。而当早产的婴儿无呼吸、无哭声,全身青紫,当事医护人员依据经历判别为“死婴”,或许不过是这次仓促“孕妇急产”的一个副产品而已。真要追查义务的话,当事医护人员违背操作、不正轨接产,以及没有按必要的规则对婴儿作生命检测,相关医疗机构在医护人员技艺培训,医疗机构管理与医护流程上的疏漏,才是“误弃早产儿”事情的本源所在。当然,一个值得注重的疑点是,对生命体征的误判,或许还能够了解,但关于婴儿性别的两次“误判”,却真实难以解释,也是最需求进一步深化调查的问题。  基于上述视点,假如“误弃早产儿”仅仅是再次加剧了医患关系之间的不信任,其实不过是在过往的恶性循环中兜圈子而已。而关于严重医疗事故,也无妨放置“医德”,撇开心情,只要彻查真相与义务,才是对医疗事故受害者最恰当的告慰,也才干真正对防止再发悲剧有所助益,而这些显然都比纠结于“医德”更为重要和关键。

天蝎座
金融
人生哲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