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特工储妃第一百五五章拒绝

2020-01-20 03:23: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特工储妃 第一百五五章 拒绝

京都城外,一处僻静的农家小院中。

闫青和闫赤直接跪在了芙蕖的面前,她虽是看不见,但是也能听出二人是有多大的诚意。

但她始终还是摇了摇头,“对不起,恕我不能帮你们这个忙。”

闫赤跪着上前一步,近乎哀求,“姑娘,求您看在往日白姑娘与太子相识一场的份上,救救主子吧,这些时日他也并不好过啊!虽然我们是属下,但是依旧能够感受到主子的万般无奈,若是他选择了白姑娘,那他就意味着要放弃整个元楚的百姓,主子作为一国储君,怎能做出如此无情无义之事?”

芙蕖嘲讽地勾了勾唇角,开口道:“在你看来,萧太子选择天下的黎民百姓才算是有情有义。但是在我的眼里,他放弃了为他出生入死的阿笙也就是一个绝情之人了。另外,芙蕖也不是一个圣人,现在阿笙为了他行踪不明生死未卜,所以原谅我是真的不想帮这个忙。若是离尧公子能赶得回来,说不定他自会有办法救你家主子。”

闫青这时候也开口,“姑娘,我相信如果白姑娘现在在这里,她也一定会不会看着主子的病情就这样拖延的,还请姑娘体谅一下主子的苦衷!”

这时候芙蕖已经没了耐心了,摆摆手道:“或许吧,也许阿笙会心软。但是这是我的私心,二位还是请回吧,你们再多说也无益。”

闫赤还要再想说些什么,这时候李妈已经拿着大扫帚气冲冲地进来了,二话不说就往两人身上招呼,“你们两个小子,我家姑娘都说不救了,你们还不快走!谁爱救谁救去,别来烦我家姑娘!”

两兄弟奇奇往后退,临出门的时候闫赤还大声嚎了一句:“还请姑娘再考虑一下!主子的病情真的刻不容缓啊!”

“还不快滚!”

李妈是真的怒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也是看在眼里,亚棠从边关紧急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要发生大事了。这场战争来得如此之快,瞬间让整个元楚的百姓人心惶惶。

可是最糟糕的还在后面,萧太子答应了伏羲的条件迎娶伏羲的弗阳郡主过门,亚棠想要去找白姑娘,但是却发现离尧和她完全失去了联系。

她怒气还未消,对着芙蕖道:“姑娘你没事吧?这些天你的身子一直不太好,这两个不知好歹的还敢来扰你,下次再来李妈我就不念旧情真的揍人了!”

芙蕖重重咳了两声,她感觉到自己左手的那条血线越来越深了,“李妈,王爷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么?”

李妈去拍她的背,叹了一口气,“还是没有,我已经叫东子去盯着了,一有消息马上就回来告诉我们。也不知道白姑娘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都这么久过去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相信阿笙是个有福气的人,遇到这么多次危险都能够化险为夷,这一次也一定可以的。李妈,这些日子多亏你和东子哥照顾我了……”说到这里,她又猛烈地咳嗽起来,李妈定睛一看,竟然已经咳出血了。

“哎哟我的姑娘,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些日子越来越不对劲了啊!”

“咳咳……李妈,我没事……我咳血的事情记得不要说出去……咳咳,我现在只是担心阿笙……”

李妈的眼角湿润,自从知道白姑娘失踪,她就一直没睡好过,每天吃的东西也少,有时候还会咳出血来。

她胡乱抹了抹眼泪,打心底里心疼芙蕖,忙拿出一条干净帕子给她擦拭嘴角。

“姑娘,你这身子也不能不顾啊,既然你懂救人,何不给自己好好看一番?要是哪日白姑娘回来了,你又倒下了那可怎么办?我可是答应了白姑娘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的啊!”

芙蕖轻轻摸着她的手,安慰道:“李妈,您别这么说。我这身子我很清楚,与旁人无关的……”

“那你老实跟我说,你这究竟是怎么了?”

芙蕖犹豫半晌,本还想隐瞒,但是李妈紧紧地反握住她的手,手心的温度传过来,她的心里突然就暖了起来,靠在李妈的怀里开了口,“我这是……反噬……想来众人都只知道我天生便有控蛊术,所有的蛊对我皆没有作用。但是我自己却是清楚的,要是我用蛊过度,终有一天会受到反噬……”

李妈愣住,随后惊慌失措地摸着她的脸,“我的老天爷,这可如何是好?有没有法子可治?”

她摇摇头,淡淡地笑着。

李妈面色悲凉,无声地抱着她,心里更是千百般滋味说不出口。

其实她本来也是不知道这个的,后来用了几次生死蛊之后她才慢慢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于是便偷偷去查了。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终于明白为什么穆禾以前不愿意让她出门,也不愿意让她过多的接触蛊毒。

她或许只是不想让自己受到伤害罢了。

想起这个胞姐,她陷入了沉思。

自小在她的记忆里,穆禾就是一副冰冷的样子,总是不善言语。自己对母亲的记忆又很少,父亲也总是很少顾及她,所以她只能跟在穆禾的身边寸步不离。

穆禾总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穆菡,我们现在没有娘,也没有爹了。”

自己还很疑惑的问为什么,爹爹不是还在么?

她却总是神色阴郁,不回答这个问题。

直到后来长大,她迫切的想要逃离偌大的将军府,想要外面的自由,也是为了枫哥第一次和她正面起冲突,她很严厉地打了自己一耳光,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对于这个姐姐,她向来都是看不透的,也曾经怨过,失望过。但是现在她却没了这些情绪,因为她想通了,她做的这些事情说不定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而已。

她将整个头都埋进了李妈的怀里,喃喃开口,“李妈,我好想我的家人……”

李妈怜惜,“好孩子,盛府的每一个人都是你的家人,还有白姑娘呢,咱们一家人都等着白姑娘回来。”(未完待续。)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怎样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在哪里
贵州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最好
安庆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盐城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