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苍龙至尊 第七百九十三章 我们逃吧

2020-01-16 19:31: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龙至尊 第七百九十三章 我们逃吧

由于惯性,无头尸体接着向前冲出了一丈多的距离才重重的砸落在地,鲜血依旧不断喷洒着,将这块地面都染成了血色。

“死!”张宇轻声开口,手掌之中猛地奔涌出一股恐怖的毁灭之力,按在了凌空漂浮的那颗大好头颅之上。

“啊!”惨叫之声响彻整片天地,随后一切归于寂静,丁浩的头颅连带着他的神魂全部湮灭在张宇的那一掌之中。

张宇面无表情,杀戮对于他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即使丁浩巅峰状态之时还是明阳境中期的恐怖大能。

张宇再次随手一招,一股吸力传来,丁浩的那半截身子便是被他收了起来。

看着那无视自己的命令将丁浩斩杀的张宇,段明哲先是一愣,随之而来的是无边的愤怒。

丁浩虽然不成器,可就算当狗养着也能有点作用,张宇竟然将之强势斩杀,浑然不顾及段明哲的命令,这绝对是对他的蔑视,是对他的挑衅!

“你竟然敢杀他!”段明哲满脸的寒霜,冰冷的杀机如同滔滔洪水一般将张宇淹没。

“他该死。”张宇淡定自若的回道,并没有被段明哲那滔天杀意惊吓道。

踏足修炼不足十年,然而张宇这一路走来,历经了不知道多少艰险,他是凭借自己的双手生生杀出一条血路。他杀的人可能比不上段明哲,但是论身体之中积累的凶煞之气,他绝不输于段明哲。

“嗡!”粘稠的煞气从张宇的身体之中奔涌而出,乌黑浓郁,几欲化为实质。

这一刻,张宇如同从尸山骨海之中诞生的尸魔,身上那股凶戾暴虐,比起真正的凶兽还要可怕,让人不寒而栗。即使是闻仲等人,都不由得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们感觉在张宇那双无情目光之下,生命仿佛都变得渺小卑微起来。

“你是谁?”段明哲冷冷的喝问道,平常人身上绝对无法积聚这么可怕的煞气。

尤其是张宇身上的煞气还混合着咒怨,绝望等等负面之气,这几乎只有在越级击杀对手,对手不甘心死亡的时候才会产生。

“你想知道?”张宇淡淡问道。

“混蛋小子赶紧说,不然我现在就送你上路!”延庆同样杀机毕露道。

“你想知道,我就偏不告诉你。”张宇轻笑一声,似乎在故意激怒段明哲等人一样。

“找死!”延庆直接被张宇回答激怒,怒喝一声,他便准备将张宇擒拿。

在他看来,张宇不过窥阴境的小辈而已,他想要将之擒杀简直易如反掌。

“慢着。”段明哲再一次阻挠下延庆。

这一次延庆可没有像上几次一样,顿时怒意更甚。

“老段,你到底想干什么!”延庆朝着段明哲怒吼着,双眼炙热的火焰差一点喷射出来。

不过段明哲却没有回答延庆的问话,而是死死地盯着张宇,“你是无极剑派的?”

刚才丁浩曾说天南剑宗与无极剑派相勾结他还有些怀疑,但是看到张宇毫不犹豫将之击杀,甚至表露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段明哲已经能够肯定心中猜测。

“你说呢?”张宇笑了笑,没有肯定但是也没有否定,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你是张宇!”段明哲陷入短暂沉思,然而片刻终于,瞳孔骤然一缩,惊呼出声道,“空穴不来风,怪不得丁浩说天南剑宗与张宇有勾结,原来这竟然是真的。”

刚才段明哲还有些怀疑张宇是无极剑派派遣而来的,所以他才那样一问,如果他猜的没有错误,那回答他的,必然是无尽的恐怖剑意,无极剑派敢派人来到他们霸世天宫的疆域之中,绝对是有备而来,甚至有可能拥有将他们灭杀的力量。

可是张宇并没有承认,也没有动手。

这种性格根本就不是一剑在手,弑神的剑修能够拥有的。

再加上他感应到张宇刚才出手的时候所学似乎极为驳杂,这只能说明张宇不是纯粹剑修,同样从侧面印证了张宇不是来自无极剑派。

综合以上诸多疑点,在这个时间点上还敢如此狂妄的,那几乎有八成可能他就是那个在疆域之内逃窜的张宇。

“闻仲,你竟然敢勾结天宫通缉重犯!此罪当诛,整个天南剑宗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段明哲寒声开口,如高高在上的神祗,直接宣判天南剑宗的命运。

“动手,杀光他们!”段明哲怒喝一声,向着张宇冲了过去,他的眼眸深处一抹兴奋一闪即逝。

段明哲此时心中倒生出几分庆幸,如果不是来到雾柳镇,他还真的不可能遇到张宇。

别看张宇修为不高,可是在霸世天宫内部的名气可是比一些更强的通缉犯还要大,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将张宇击杀,然后挫骨扬灰。

只可惜谁都不知道张宇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哈哈哈”段明哲狞笑着,一掌向着张宇按下。

明阳境巅峰的恐怖气息轰然爆发,整片空间仿佛都被挤压的扭曲变形,无形的毁灭之气,使得张宇呼吸急促,几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段明哲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张宇连反抗的意念都生出来。他全身骨骼不断发出一声声不堪重负的爆碎之上,未战已先败!

要不是张宇的意志力足够强大,他现在恐怕已经匍匐在地,昏死当场。

在段明哲动手的同时,延庆也是向着闻仲冲了过去。剩下的文启对战左思明,蔺成歌对付田俊华,张浩川则是死死的压制住彭真。

青狼帮的穆少卿和谢东相互对视一眼,则是向着方鹤山冲了过去,一股股毁灭洪流肆虐呼啸,一处处宫殿坍塌,构筑整个山门的那座巍峨高山也是不断破碎,现场顿时陷入无尽混乱之中。

段明哲五人之中,最弱者都拥有明阳境中期的修为,所以甫以动手,天南剑宗的所有强者便是被完全压制,一个个险象环生,随时都有被击杀的可能。

这还多亏是天南剑宗全是剑修,要不然只怕交手之初便会完全溃败,连十个呼吸撑不过。

但即使现在仍旧抵抗,也不过是负隅顽抗而已,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最多十分钟的时间,闻仲等人便会被一个个击杀当场,谁也不可能活着离开。

“不要挣扎了,越挣扎你只会越痛苦。”段明哲凌空虚握,将张宇死死的压制在原地,只要他掌中略一用力,那恐怖的力量爆发出来便是可以将张宇击杀当场。

“过来。”段明哲对这虚空一抓,张宇便毫无反抗的被他抓到了身旁。

“嘿嘿,这次还真是天上掉馅饼,这等运气都能让我碰上。”段明哲阴笑着,得意无比。

“那可未必!”张宇嘴角也是弯起一抹诡异弧度,嘴唇一张,一颗小黑点便是骤然射出。

看着那在瞳孔之中急速放大的身影,段明哲身子一震,火速向后退去。

“小兔崽子,晚了!”残忍的笑声中,撒旦的拳头向前狠狠轰出。

“轰!”狂暴的能量爆发出来,天南剑宗的山门再也承受不住,瞬间崩溃,而段明哲口中也是喷出一口鲜血。

“你是谁!”看着皮笑肉不笑的撒旦,段明哲心中也是涌上一股惊骇。

撒旦那一拳实在太恐怖了,竟然直接轰碎他在身体周围布置的所有防御,即使有着防御道器护体,他还是被那股可怕的毁灭之力轰击的鲜血狂喷。

“老祖是来取你小命的。”撒旦狞笑一声,身子已经如离弦的箭激射而出。

“延庆,过来助我!”段明哲怒吼着,并不与撒旦硬碰硬,凭借着身法之利,不断闪避。

这个时候延庆才将闻仲压制,正准备施展杀招一鼓作气将闻仲击杀,耳边却突然传来段明哲的呼唤,他不禁好奇的抬头,看着不断闪避的段明哲,延庆顿时惊愕不已。

“这是什么情况?”延庆不解的问道。

“妈的,快来帮我,还在那傻愣着干嘛!”看了一眼延庆,段明哲愤怒呵斥道。

“来了。”延庆顿时醒悟过来,也是顾不上对付闻仲,迅速向着段明哲靠近。

“奶奶的,二打一,你们怎么这么不要脸。”撒旦咒骂道,在延庆加入战团之后,他的压力也是陡增。

原本撒旦的实力也不过就恢复到相当于明阳境巅峰的地步,凭借熟稔的战斗技巧,对付段明哲一人那自然是游刃有余,但是再加上一个战斗起来同样嗜血疯狂的延庆,立刻有些捉襟见肘。

“张宇,不行了,准备跑路吧。”一边对抗着段明哲二人,撒旦一边向着张宇喝道。

短时间内他还可以支撑,但是时间一长,血气损耗严重,他也要战败。

“鹏兴,不要抵抗。”张宇说着,通过造化玉碟将闻鹏兴收入其中,闻鹏兴可是他收的第一个徒弟,可不能就这样夭折在此。

“闻长老,准备撤退。”临走之前,张宇向着闻仲高喝一声道。

闻仲会意,攻击更加疯狂起来。

汕尾市第二人民医院
即墨市中医院
沧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济宁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威海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