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百度第二司机不在楼下就在路上7z

2019-07-12 22:02: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李杰突然去世后,百度员工在他的专属车位上摆设了祭台,许多员工来这里留言怀念。

李杰和妻子的结婚照,往日甜蜜已永成追忆。 CFP图

本报 习楠

2013年2月26日中午,西二旗,百度大厦楼下。与百度大厦相比,位于大厦南停车场东南角的一个停车位显得微不足道。这是停车场里惟一的固定车位,指示牌上写着百度第二司机这个有些奇怪的名号。以往,这里经常停着一辆出租车,由于酷爱百度、专拉下夜班的百度员工而自称百度第二司机的李杰总是坐在车里,准备随时拉上乘客出发。

如今,这里摆放着一张铺了白布的桌子,桌面、桌角摆满了花束,一顶大大的遮阳伞为它挡住前一天飘落的雪。2月21日午夜,马上就要到达百度大厦的李杰,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生命。那时,他刚刚把一位加夜班的百度员工送到位于回龙观的家。从此,百度第二司机的车位空了。

7年里专拉IT夜班员工

李杰,一个有着普通名字的北京的哥,生于1983年,已至而立之年。名字虽然普通,他却是个名人,提起百度第二司机,IT业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身为80后,他爱互联,2006年转行进入的哥行列时,他便开着自家的出租车一头扎进了中关村,他的乘客遍布中关村各家公司。之前,据说他做过首饰加工、CAD模型,设计、生产、销售、物流等工种也做过不少,唯独的哥这一行坚持了下来。

李杰爱百度。所以,驻扎中关村的岁月里,经常在理想普天大厦停车等活儿。百度、新浪下夜班的员工是他的常客,偶尔遇到其他公司的员工,他也从不拒绝。不过,百度员工始终是他最主要的乘客。一度他自嘲:我在百度的地位已经不可动摇了。

起初,坐他车的人觉得他有点儿奇怪:一个的哥,专跑晚上的活儿,乘客坐上车后,他便开始大谈IT业的各种事儿,从理念到发展规划,从最新动态到公司轶闻,他了如指掌,侃侃而谈,比百度公司内部的员工还明白,末了还不忘跟新认识的乘客交换名片,请人家在自己准备的大本子上签个名。渐渐地,这个幽默和善的年轻的哥开始融入百度员工们的生活,即便没坐过他的车,也一定听说过他这个人,新员工加完夜班为如何回家发愁时,会有老员工提议说:找第二司机,这是他的号儿!随后,递过一张李杰自己印制的名片,上面大大的百度logo异常显眼,联系地址也是百度的办公地点。拨通李杰,得到的回答一般有两种我在楼下和我在路上,十分钟左右就到。不过,李杰也有实在赶不上的时候,那时,他会说您先看看有没有别的车,不行就直接地铁吧,我还有段时间才能到。

李杰曾打趣地说,他想给李彦宏当司机,知道当不上这个第一司机,那就来做第二司机,做百度所有员工的司机。他从不拒载,从不挑活儿,从不计较回程时的空载行驶。2009年,百度迁址西二旗,李杰的等活儿地点也跟着迁到了西二旗,而他的家在东四环。在博客里,李杰毫不掩饰自己对百度的喜爱,称自己跑西二旗至回龙观专线。

李杰更像是每天都在赴一场与百度的约会,从未迟到。

停车第一件事是发微博我在这里

云南人段华品将满20岁。三个月前,小段在百度大厦楼下当起了保安。他的第一个岗位在大厦西北角,那里是大厦停车场的出口。有一天,一辆出租车经过小段身边,里面的司机隔着窗玻璃冲他微笑还挥了挥手。这是小段第一次见到李杰,当时他还纳闷:这里不是不让出租车进来吗?

没多久,小段轮岗到了大厦南边的停车场,天天见到来专属车位等活儿的李杰。后来,小段成了跟李杰聊天最多的人。李杰有时上午就出现在停车场,更多的时候还是在下午三四点钟。不管几点,只要小段在停车场值班,小段就会跟杰哥一起上微博、看电影。小段总是趴在驾驶室的车窗框上,有次李杰跟小段说,你可帮我省了洗车钱了,车都被你衣服蹭干净了。说完,两人嘿嘿笑着继续埋头盯着李杰的iPhone。

到专属停车位后,李杰做的第一件事是发微博,通常都是一句我在这里,然后附上自己的地理坐标,有时还会附上一张百度大厦的照片。7年下来,李杰的微博粉丝近8000人,里面有不少百度的员工。当他们在大厦里工作时,李杰默默地守在楼下自己的车里,那句我在这里的宣告,恰如每次赴约时的告白。

百度员工眼中的李杰,是个热心、实诚、了解IT业的的哥,小段眼中的李杰是个爱开玩笑、认真敬业的大哥。就在一个月前的一天中午,小段眼看着李杰的车停到了别的停车位上,故意拎着百度第二司机的牌子放在李杰的车旁。刚刚开始吃盒饭的李杰连忙冲小段摆手,小段这才看到他手里捧着的午饭,赶忙把牌子放回到专属停车位旁边。几分钟后,一名百度员工朝李杰的车走过来,李杰放下吃了不到一半的饭,二话没说,拉上人开车走了。站在一边看着的小段觉得不落忍,先把饭吃完了又能怎么样呢?

跟杰哥一起刷微博、看、看电影的日子里,小段觉得原本漫长的值班变得有趣起来。对只身一人在北京打工的他来说,李杰是他在北京最好的朋友。就在上周,小段还问李杰能不能带他去分钟寺买部新,因为也想跟杰哥一样上无线、玩微博、看电影。李杰一口答应下来,两人约定,等李杰周六、周日两个固定休息日结束,下一个周一就去分钟寺买。

但这个约定,杰哥无法兑现了。2月21日,离他们约定的25日还有三天,李杰的车在凌晨返回百度大厦的途中被一辆快速行驶、涉嫌醉驾的车拦腰撞击,李杰当场离世。25日,事故的消息在微博上传开。下午,小段看到百度员工在杰哥停车位上布置起了纪念台,这才知道杰哥出了车祸,杰哥的车总在那儿,什么时候都能看到,他不在了,值班的几个小时显得特别长,这么好的人,说没就没了。

笑面的哥苦撑四口之家

李杰对人永远热情、真诚、充满善意,他是惟一主动跟保安小段微笑招手的人,刚到停车场上班一个多月的丁师傅告诉,李杰总是热情地招呼他。21日晚10点,丁师傅下班,刚好遇上拉活儿回来的李杰,他摇下车窗跟丁师傅说下班啦,两人相视而笑。两个小时后,李杰遇难辞世。

好人,是百度员工评价李杰时最常提起的词。在百度员工的记忆里,李杰一直都是那个讲话风趣、爱贫的百度通,是那个每年都来参加年会、坐在前排的嘉宾,是那个永远在最需要他的深夜里守候在楼下的年轻的哥。

李杰几乎不曾聊起过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在小段记忆中,惟一一次聊到李杰自己的事情,还是借着小段工资待遇的话题说起来的,小段每月工资两千多,李杰感叹比我强多了。如果没有为李杰家人发起捐助的各种活动,恐怕李杰的家庭情况将永远不被大多数人了解。

李杰家并不富裕,多年前,李杰的父亲因癌症辞世,他与妻子、女儿和岳父生活在一起。李杰的妻子自幼体质孱弱、几乎没有劳动能力,他刚刚两岁的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每年都要到医院做定期的检查和治疗。在这个四口之家,李杰是惟一的支柱,他每天夜里往返于西二旗和回龙观之间,基本一半的路程是空驶。李杰的小舅子全震说,李杰每个月的收入大概在两千多。而对于这样一个四口之家而言,两千多的收入显然太少。

捐助活动发起组织百米出租车的成员褚腾飞、李雅兰推测,选择做的哥,是李杰为了更好地照顾家庭而做的选择。李杰是个体出租司机,没有份子钱的顾虑,可以有更多灵活的时间照顾一家老小,同时也可以不放弃自己对互联、对百度的喜爱。也正因个体出租司机的身份,李杰遇难后,不会有任何组织来对他的家人进行抚恤,加上疏于缴纳社会保险、车辆只有交强险,李杰家人能够得到的赔偿微乎其微。对于本就条件艰苦的这家人来说,李杰遇难,无异于雪上加霜。

25日,李杰遇难的消息传出后,新浪微公益、百度公司内部、搜狐等都发起了捐助活动。有百度公司员工透露,26日中午,内部捐款已近5万。26日18时,发起整24小时的新浪微公益捐助项目,页显示募得善款92504元,远远超出他们的4万元捐助预期。新浪爱心团成员、同时也是此次捐助活动公益支持方内蒙古爱心慈善基金会成员枫林表示,民们捐助的善款将分为两部分,其中4万元将以支票的形式交到李杰妻子全迪的手中,余下的善款将以专项基金的形式继续对他们进行支持和帮助。J237

微店怎么开通
水果微营销
快速seo优化需要注意什么?这几点你应该看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