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恶鬼保镖 第九十九章 彻底被激怒

2019-11-07 23:33: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恶鬼保镖 第九十九章 彻底被激怒

警车很快开到警局,在周警官的带领下,大兵在次来到张副局长的办公室,张副局长见到大兵走进办公室,于是急忙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吩咐道,“老周,这里没你的事。”

大兵也不跟张副局长客气,一屁股直接坐在沙发上,不以为然的説道,“张哥,这一次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张副局长见到大兵依然一副平静的模样,张副局长的脸上满是无奈,説道,“大兵,你知不知道,这一次你真的闯祸了,今天你打的那个人,可是黄局长的独生子!”

见张副局长这幅着急的模样,大兵依旧平静,似乎根本就没将张副局长的话放在心上,微笑着説道,“张哥,我要是出什么事,你会不会帮我呢?”

张副局长见到大兵这么説,于是一楞,不过很快露出苦涩的笑容

,説道,“大兵啊,这一次不是张哥不帮你,而是我的权利有限,毕竟他是正的,我是副的…”

“张哥,你是不是一个赌徒?你敢不敢当一个赌徒?”大兵没有回答张副局长的话,而是説出一句令张副局长相当不解的话。

“大兵,你説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赌徒?你能説明白一diǎn,就别跟张哥绕圈子。”张副局长疑惑的説道。

大兵微微一笑,平静的説道,“其实我想説的是,张哥,要是把张副局长的那个‘副’字去掉,会不会好听一些?”

张副局长听到大兵的这句话,先是一楞,不过很快张副局长的眼中慢慢露出狂热目光,这回张副局长总算明白大兵説的是什么意思。

“大兵,有许多人都想将黄局长绊倒,可惜那些人都失败了,失败的后果可是相当惨重的。”张副局长很快恢复平静,双眼紧紧的注视着大兵説道。

“那就要看张哥相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了。”大兵説完这句话,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邪笑不再説话,同样目光注视向张副局长的身上。

张副局长和大兵两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过了许久,张副局长脸上突然露出微笑,説道,“这个‘副’字在我的身上已经三年,説实话,我也挺想把它去掉。”

“张哥,对于那个黄局长见不得光的事,或者有什么勾当,想必你也略知一二,我对这些事挺感兴趣的…”大兵微笑着説道。

“那个黄局长,做事相当谨慎,据我所知,他有一本账本,上面记录着他所有贪污收录的事,不过他所在保险箱里,一般人根本不能靠近他的那个保险箱,想拿账本似乎不太可能,不过有一件事我倒是知道,黄局长和山田集团可是有着亲密的联系,他收了山田集团不少钱,你要是能寻找机会得到个录音或者录像,那就…”

大兵听到张副局长这么説,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不以为然的説道,“张哥,我要是把账本和录音都能到手,你觉得想要绊倒他,还有什么困难?”

在张副局长的办公室中,经过十几分钟后,大兵走了出来,张副局长亲自将大兵送出警局门口,此时两人脸上满是笑容,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

看着大兵远去的背影,周警官来到张副局长的身旁,眼中满是疑惑的问道,“张局,我们就这样将人放了,要是黄局问起来,我们怎么交代?”

张副局长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説道,“怎么交代?那我们就有什么説什么,就让黄局去找这个赖大兵的麻烦。”

见张副局长露出这样的笑容,还説出这样的话,周警官很是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副局长不是庇护赖少吗?怎么突然让黄局长去对付赖少?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果然半个xiǎo时,黄局长脸色阴沉的回到警局,怒吼道,“今天是哪个人将xiǎo明打破脑袋!抓进来了没有!我要亲自审问!”

见到黄局长大发雷霆,站在远处的张副局长嘴角微微上扬,不过很快他将那笑容隐藏了起来,来到黄局长的身边,説道,“黄局,那个赖大兵我们将他放了。”

“什么!混蛋!你説什么!你将那个家伙给放了!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好给我一个能説服我的理由!”黄局长脸色狰狞的吼道。

张副局长赔笑着説道,“黄局,这件事完全是由xiǎo明引起的,他在商城看上了人家的女朋友,还让保镖殴打那个赖大兵,那个赖大兵是属于自卫防御。”

“什么狗屁自卫防御!我説老张,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黄局长听到这句话,更是大发雷霆。

张副局长依然平静的説道,“黄局,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放人,xiǎo明这一次得罪的人,是王安集团的xiǎo姐,xiǎo明调戏王安集团的千金xiǎo姐,最后才被王安集团千金xiǎo姐的保镖打了,他们还有监控录像为证,在加上律师的担,我也无能为力…”

“那在街道上!那个该死的保镖那酒瓶打破xiǎo明的脑袋!那件事又怎么算!有十几个目击证人,难道你不会以这个理由将他扣留下来?你的副局长是不是不想当了!”

听到黄局长的这句话,张副局长的心中冷笑,不过脸上却露出惊慌的神态,説道,“黄局,这件事你有所不知,先前xiǎo明让狗帮的人想要修理王安集团的千金xiǎo姐,然后…”

听完张副局长的诉説,黄局长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他咬牙切齿的説道,“照你的意思,想要把他弄进监狱,那是不可能了?”

见张副局长不在説话,黄局长的额头上冒出青筋,阴沉的説道,“xiǎo明被送到哪家医院,现在带我去看!”

张副局长带在和黄局长去省一医院,“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了?”

“黄局长,你来了,xiǎo明的情况相当糟糕,头部有严重的脑震荡,而且…而且…”那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不知如何开口。

“而且什么!有话你直説!”黄局长见医生吞吞吐吐,知道事情可能比他料想中的要更加严重,于是着急的吼道。

“而且下体被踢伤,那个下手的人相当狠,极有可能今后在也无法进行‘房事’。”医生一口气直接説道。

黄局长听到这句话,哪里还不明白医生想説什么,黄局长的脸色慢慢阴沉,愤怒的咆哮道,“好!好!好!你们让我黄家断子绝孙!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宜昌治疗妇科费用
遵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好
西平人民医院
艾玛医院费用
山东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